半个老乡

2019-10-12 21:08 | 作者:忠珍 | 极速3d彩票吧首发

在小镇收废旧已经十多年的宝东是个大家公认的小老板。三天前,他收走了明镜的废纸,却留下了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

宝东是一个外地人,做生意还算灵活,大家都愿意把废旧卖给他。口碑好,生意越做越红火,娶了一个比较标致的本地姑娘,按照小镇的说法,宝东算是明镜的半个老乡。

那天,明镜打电话叫宝东来收废纸,宝东却说忙不开。这可气坏了明镜,因为他是专门为他护着的,有好几个收废旧的来,他都没卖给他们。到了星期三还不见踪影,明镜只好打电话给他的媳妇。听了明镜说的情况,媳妇说:“好!我叫宝东星期五中午12点半来。”总算搞定了,明镜仿佛卸下了一副重担。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?因为上面来人检查工作,到办公室一转,什么都好,就是一堆废纸碍眼,提出迅速处理,说下周一还要来更上面的人。

处理废纸成了当务之急。倒掉,浪费资源;烧掉,污染坏境。于是,明镜和几个同事商量卖给宝东。大家赞成,并把这事儿交由他来处理。

大家如此的信任,明镜感到无上荣光。但是看似简单的事情,却需要时间来陪伴。他骑车去找宝东,结果宝东不在家。转了一大圈,终于发现在收废旧的场坝外竖着一个招牌,写有两个电话号码:一个是宝东的,移动号码;一个是宝东媳妇的,电信号码。总算没有白跑,长舒了一口气。

有了电话号码就省事多了,可宝东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自己忙得不可开交。明镜是个倔强而又不肯变通的人。他想:宝东只是半个老乡,很少照面,没有什么交情。通过老乡——他的媳妇,看你来不来。

他想对了。果然,宝东那天中午准时来了。

明镜本想把宝东奚落一番,可是看到宝东时却把一些怨气忍住了,毕竟自己是吃财政饭的吗,怎能跟半个老乡计较呢?宝东装了5口袋后过秤,每称一秤,报个数,明镜就记下来。

宝东的秤是杆子公斤秤,有名堂,他右手一提左手一移砣线,明镜就知道一秤要少2斤。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揭穿?对于缺斤少两,价格不高时,人们往往都不在意。作为明镜这样的人,更不会在意几毛钱的事情。

最后把五秤加起来共有201斤,四毛钱一斤。明镜说:“就算200斤。”宝东没有零钱,递给明镜100元钞票。明镜从钱包里拿出十元的钞票找给宝东时,将三张重叠在一起,就像只有一张票子,若无其事地递给宝东。宝东瞟见了这一切,故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过来捅进“裤子荷包”里。

明镜似乎是天生的魔术师,宝东仿佛是天生的演员。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,他们显得那样自然,那样顺畅,那样天衣无缝。

宝东把一袋袋废纸扛到停在路边的车上,到最后一袋的时候,明镜赶忙拿起秤送到宝东的小货车旁。使宝东少跑一趟,不是他真正的想法。他想用这一小小的举动打动宝东,使他自觉退了那十元钞票。可是风平浪静,明镜再次提醒:“宝东,慢——走。”宝东显出疲惫的神情,回道:“谢谢!”

两人挥手道别。

明镜回办公室,认为宝东不是那样的人,仍旧寄予厚望。

第二天,他骑车特意从废旧场外经过,正在收拾废旧的宝东与他招手示意,说:“下回有了,头一天打电话,第二天一定准时来!”

明镜长按了一声喇叭,挥手,摇头,微笑,说:“好的,再见!”

明镜虽然彻底失望了,但是满面风。他带着一车的收获,稳稳地骑行在旅游专线上……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