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长篇悬疑小说】《人性与阴谋》(下部书)第一百四十六章节:幽冥地谷空无物,铁男现身新码头。

2019-08-17 10:42 | 作者:飞翔的鹰【耿彪】 | 极速3d彩票吧首发

【长篇悬疑小说】《人性与阴谋》

(下部书)

(本书纯属虚构)

第一百四十六章节:幽冥地谷空无物,铁男现身新码头。

话复前言,书归正传,话说李军和小胜子二人,先后走上了新的钢铁悬崖新。前头的李军虽然说第一次走上这个全新的钢铁悬崖新桥。但是,他心里还是紧张一些、脸上的汗珠子顺着脸颊流淌着,两个手心也都是沁透了汗水。因为心里充满了迷惘和雾气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子的人进来过?更不知道是不是“同行”还是“侨羽”,所以心里十分迷惑和不解。

就这样,李军一步步摇摇晃晃地走着,但是这回就不一样了。这一次走上新式悬崖索桥,并不像以前那样摇晃的厉害,而是随着往前走动而微微有一些东西摇动而已。以前的那个绳索木板老式桥,就是你双手抓紧了,也是左右摇晃的十分厉害,而且还有可能随着厉害的摇晃,而成为空中的风筝一样。就这样,终于三、四分钟便走过了钢铁悬崖新桥。而小胜子呢可是没有想什么,也是一步一摇,五步一晃地跟在李军身体后边也走了过去。虽然说这是一座全新的钢铁悬崖桥梁,毕竟是上上、下下用八根铁链子连接的桥梁,上边作为悬挂的是两根铁链子、而为了铺木头桥板更平稳、更稳定,于是乎底部用了四条铁链子,两边各占两根铁链子用于栓索扣螺栓,中间还有两条铁链子用于铺木板。另外呢,还有两根铁链子在悬挂的两根下边,在垂直的空白位置上用于更平衡摇摆度,这样可以解决、或减少、以前绳索旧桥摇晃十分厉害的问题。

这回倒好新桥十分平稳、平静、而又平坦,当两个人一前一后陆续走过新桥,这才松了一口气并且放心地回头看了看新悬浮桥梁。在黑暗的世界里,只有两个精灵游走在地谷幽冥之中,也许四道不太亮的光芒直接照耀在悬崖绝壁之上,只有昏暗的一级级台阶向着大裂谷的异域空间延伸着。

此时,李军和小胜子二人,背依靠着青苔遍布的石壁,顺着一级级悬崖边上的台阶往地谷里边走去。由于是在漆黑的世界里,只能借助头顶灯、手电光茫,一步步向深深的里边走去。

两个人顺着一尺宽的一级级台阶,背靠着溜滑的石壁一步步地往大裂谷里走着,四道光束照耀着这无声的幽冥世界,还有那一级级永远也走不完的石头台阶。八年以前李军和小胜子还有侨羽三人,是心里带着十分好奇的心态与惊愕表情,慢条斯理地走向了这座皇帝古墓的地底下的大裂谷。而时隔八年之后,今天的李军和小胜子二人,再一次走进这即熟悉、又陌生的地谷里边,更多的是复杂、繁琐的心情

就这样,两个人一直往冥王地宫神坛走着,那一级级台阶在缓缓地从身体后边掠过。

两个人走了半个多小时,这才走过了一千二百多级台阶。由于上次李军和小胜子、侨羽三个人进来之时,当时并不知道地谷里边是什么?这一次就不一样了,李军和小胜子两个人知道地谷里边是什么,而且上边溶洞里边和悬崖索桥的巨大变化,驱使二人加快了脚步和心情的复杂性。

就这样,李军、小胜子二人用了三十多分钟便走到了尽头。

此时,李军真是不顾怕掉进地谷的危险,一阵子风风火火的急行军真有一些走累了。此刻,当李军也感觉得走得脚脖子都酸了。就这样两个人,一字长蛇地快速走着,越是往里边走,越是一脑门子的雾蒙蒙。因为,李军无意识地发现,大裂谷的悬崖石壁有人用干布擦过,十分明显地干净、干燥。这一奇怪的现象使他越走越犯迷糊,心里边越走越发毛、直划圈,这里一定是进来什么人了?八年前的地宫大裂谷的悬崖石壁,是布满了幽暗的菁苔、苔藓,黏腻腻的。

可是,今天的悬崖石壁上面即干净又干燥,用手摸着十分明显干净,并且有一些凸起的石头尖部十分尖锐、划手。当两个人一步步走到幽谷深处,借着手电和头顶部的光芒可以看见深谷底部的神坛,以及神坛上边的祭祀十字架石柱子。

突然,李军身体后边的小胜子的轻声地叫嚷了一句:“军哥,快看,下边那里?好像是十字架石柱子上什么东西也没有了?”。

此时,李军一步步往前边走着左手里边手电的光茫,只是照在脚底下的一级级台阶之上,偶尔可以晃荡一下光亮照在深谷底部的神坛之上,根本没有多余时间往十字架石柱子上照亮。

此刻,小胜子就不同了走在后面,一边走着一边用手电往谷底部照着亮。可以清晰地看见深谷底部的大概情况。所以,李军用手电和头顶矿灯所照射的更远,而两道光茫射向了大裂谷里边更远的地方。

小胜子的手电光照耀在大裂谷底下,李军偶尔往谷底看看。毕竟是一级级悬崖台阶,不敢太长时间的往深谷底下看,恐怕一不小心掉进深谷里边。当两个人又走了二十多分钟之后,李军这才逐步放慢了脚步。

原来,李军和小胜子脚下前边二十米远处出现了一个石头供桌,供桌后边便是巨大的石头十字架了。这工夫小胜子叫嚷了一句:“军哥、你、你快看、你看祭坛上?”。再看李军急忙转身用脑袋上的矿灯照向远处,只见远处漆黑的世界里一根十分粗壮的石头柱,石柱呈现出来十字架型体。高达三、四丈、粗下也有一米左右,远远望去好像一根巨大的金箍棒。

此刻,李军身体后边的小胜子将头顶灯与手里的手电,全部照射向了祭坛上高大的石头柱,再看十字架形石头柱上溜光正亮。

这时,李军是大惊失色地看着下边的祭坛上,由于只顾着看下边神坛上的石头神柱子了,一不小心“哗啦”一声左脚踩空,有一些台阶边缘的碎裂的石籽散落进了裂谷里边。

这工夫,李军急忙蹲伏下来并且赶紧收缩左脚,而后蹲伏在原地台阶上一动不动了,扭头冲着身体后边的小胜子叫嚷道:“胜子、皇帝呢?干尸呢?怎么什么也没有了?”。

此时此刻,二人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上,往脚下远处的深谷底部神坛之上观望着,借着四条昏暗的光亮,遥遥望着神坛上边祭祀用的十字石柱子。这工夫,周围静悄悄的恐怖的惊人,尤其是在异域的空间里更显得诡异而离奇了。

咱们先不说小胜子和李军二人,惊讶和诡异地如何进入迷惑之中。回过头来再说一说龙城市的北仑码头。新落成的北仑可门新港鞭炮齐鸣、锣鼓喧天、彩旗飘扬。可是就在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与政府头头们给剪彩之时,有一个十分不显眼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站在北仑可门新港远处观望着。大道旁边树林里的这个人,一米七十左右个头儿,宽宽的肩膀,四方大脸,一双剑眉,虎目,眼睁睁地看着北仑可门新港锣鼓喧天、彩旗飘扬,好一会这个神秘的中年男人走出了小时树林,直接冲着马路对过的一个烧烤店走了过去。只见他眉头紧紧皱皱着,左手夹着黑色公文包,一步一颠地走进了烧烤店里边。当这个人走进了烧烤店,门口有一名十分漂亮的女服务员热情地接待了他,并且把这个人安排到临落地窗户的餐桌前坐了下来。

此刻,这个神秘的中年男人刚刚落座,便赶紧往落地窗户外边大马路对面观望了一下,只见宽阔的双线四车道的大马路上溜光正亮,偶尔有一、两辆出租车飞速地驶离过去。对面便是北仑可门新港码头。可以十分清晰地观察到远处马路对过,锣鼓喧天、彩旗飘扬、人群涌动。

此刻,女服务员热情地走到餐桌旁边上,低头弯了弯腰十分轻盈的声音问道:“先生、想吃点什么?”。女服务员并且热情地将一本菜单递了过去,这时神秘的中年男人伸手接过来装潢精致、略带金鱼边的菜单,而后十分轻盈地打开之后,这才看见了一页页印刷精致的菜单谱。此刻,他好像心不在焉地点什么菜,而是时不时地往窗户外边张望着。此时此刻,女服务员热情地低头弯着腰正等待着,并且已经将记菜小本本拿在左手里,而右手却紧紧握着一只油珠笔。

这工夫,神秘的中年男人婉转地微笑了一下,这才慢慢转头观看手里的菜单并说道:“嘿!先来五十个串、要中串、再来五个羊腰子、再来三串烤鸡腿吧,就这些吧!对了!来一扎,美国产黑小麦鲜啤吧!”。只见神秘的中年男人说完话之后,这才合拢菜谱并且递交给对面的女服务员。此时,只见女服务员热情轻声说了一句:“先生、您先喝点茶水,一会便上菜”。就在女服务员热情地答复着神秘的中年男人之时,一个年青的男服务生轻便地走了过来,只见他左手托着红色漆器托盘,十分有礼貌地给神秘的中年男人行了个礼,并且伸右手从漆器托盘上端下来一壶茶水放在了餐桌之上。

就在这工夫,从对面走过来一个矮个大胖子,神秘的中年男人转脸一看便愣住了……

要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

评论